Technology Irony2016

Content Creator。自創 / 音樂 / 分享 / 閑聊。噗浪活動中:http://www.plurk.com/kurozawa_shiro

【翻譯】Shane Koyczan:To This Day企劃

**翻譯出於興趣,並未作為商業營利使用,若有侵權請務必告知,譯者會立刻將文章撤下,感謝各位的支持與合作!
**Disclaimer:Don't own anything
Shane Koyczan原影片在此: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tun92DfnPY
To This Day Project官方網站:http://www.tothisdayproject.com



To This Day:直至今日 by Shane Koyczan


小時候
我曾經以為「刀切豬排」和跆拳道的「手刀」
這兩個詞說的是同一件事。
我以為他們都代表「豬排」的意思。
然後因為我奶奶覺得這個無傷大雅的小誤會蠻可愛
然後因為豬排是我最喜歡的食物
所以她默默地就讓我一直用「手刀」來稱呼豬排

就這麼一件簡單的小事

有一天
在我還沒來得及明白小孩子不是一種生來就適合爬樹的生物之前
我從樹上摔了下來
造成自己整個右半身的淤青

我當時不想把這件事告訴奶奶
害怕會被處罰
因為我跑到不該去的地方玩耍

幾天以後體育老師發現了我的淤青
我被送去校長辦公室
接著又被移轉到一個小小的房間
房間裡有位非常非常溫柔的女士
她問了我各種有關
我家庭生活的問題

我不覺得有必要撒謊
我說,我覺得
自己的生活蠻不錯的
我告訴她,只要我開口要求
我奶奶都會隨時給我「手刀」噢

結果這導致了一番徹底的家庭調查
我被從家裡強制帶走隔離整整三天
直到最後他們終於想起來要問問我是怎麼弄傷的 那些淤青是怎麼造成的

結果這個蠢斃的小故事成為八卦在校園裡不脛而走
而我得到我人生的第一個綽號:

豬排

直至今日
我恨透豬排,並且再也不喜歡吃豬排了

我不是唯一
在這種惡質綽號嘲弄情況下長大的孩子
身邊總圍繞著說,打落牙齒和血吞
折斷的骨頭
總是比那些非實質的話語疼痛的人
而我們就這樣被無數嘲諷的綽號愚弄
在成長的過程中學會相信
沒有人願意愛我們
我們將終其一生恆久孤獨
我們將永遠無法遇見特別的屬於我們的人
讓我們感覺陽光
是他們在後院的小小車棚裡
用家庭工具箱親手為我們建造出來一樣的人
於是破碎心弦流淌藍調憂鬱
當我們試著讓自己麻木
所以我們能夠不再感覺
別告訴我折斷的骨頭比這更痛
別告訴我寫進血肉的內化的生命
可以輕易以外科手術切除
而且它不會如癌症轉移

因為它們就是會持續下去 直到將我們腐蝕殆盡

她當時只有八歲
三年級課程開始的第一天
她就被叫做了醜八怪
我們倆雙雙被換到最後一排的座位
好躲避來自四面八方的口水掃射如槍林彈雨
但學校的走廊即是戰場
在那戰場上我們發覺自己可憐且不幸地一天又一天處於壓倒性弱勢
我們曾經撤退固守在教室裡不願離開
因為外面的世界更加殘酷淒慘
在外面我們必須演練不斷逃亡
或者學習如雕像般靜止假裝自己並不存在好不讓敵人發現與攻擊
五年級的時候他們在她的桌子貼上一張紙
寫著:小心惡犬

直至今日
即使有著一位深愛她的丈夫
她仍然不覺得自己美麗
僅僅因為一塊胎記
一塊占了約有她臉頰一半大小的胎記
那些孩子以前總說她看起來就像個寫錯的答案
某人想把它擦掉
卻總也擦不乾淨的錯誤答案
而他們永遠也無法明白
她撫養著兩個孩子
而定義她的美麗
必須由「母親」這個單詞開始
因為她的孩子們在她的皮相之前
已然先看見了她的內心
而她將永遠無與倫比地美麗


是折斷的枝椏
被嫁接上一棵非原生的家族樹
被領養的
並非因為雙親選擇了不同的命運旅途
而他當時只有三歲
就成為了混合飲料裡剩下的那三分之一
而悲劇填滿其餘三分之二
二年級的時候開始接受心理治療
人格由無盡的測試和藥丸所構築
活在上坡都是山脊
而下坡都是峭壁的生活裏
五分之四的自毀性
潮水般波濤洶湧的抗抑鬱藥物
「藥頭」這個綽號跟隨他渡過整段青春期
一部份因為他吃的藥丸
另外九十九部分肇因于那些無可避免的殘酷
高一的時候他試圖自殺
因為一個仍有自己父母的孩子
厚顏無恥地告訴他「就克服啊」彷彿憂鬱症
是一種可以被急救箱裡隨便的克難物品
治癒的事物

直至今日
他是一段兩端都被點燃的黃色炸藥
可以鉅細靡遺地向你描述天空彎曲
而即將塌陷前的那一瞬間
即使有一群
稱呼他為靈感與啟發的好朋友
他仍被當作人們閒語時的佐料
人們無法懂得
有時保持清醒
非關於藥物上癮程度
而是由精神性靈的強健與清晰決定

我們不是唯一在這樣的情況下長大的孩子
直至今日
孩子們仍被各種各樣的惡意綽號取笑著
同儕們說著
嘿 笨蛋
嘿 瘋子
彷彿每所學校都有一座由惡意綽號填裝的軍火庫
一年一年持續武器升級
然後如果孩子在學校崩潰壞毀
身邊的人們卻都選擇不去聆聽
孩子是否曾經發出求救的聲響?
難道他們只屬於背景裡的噪音
跳針在一段音軌不斷重複播放
人們說著
「哎呀小孩子什麼都不懂所以講話殘酷了點嘛」
每所學校都是一座巨大的馬戲團帳篷
而啄序支配了 *[註1]
上至雜技演員下至馴獸師
上至小丑下至嘉年華工作人員
但這些都遠高於我們的所在階級
我們是怪物和怪胎
有著龍蝦螯足的男孩與長著鬍子的女人
奇人異種
拋擲自己的沮喪與孤寂以獨角戲不斷旋轉酒瓶
試著親吻自己傷痛的軀殼並且癒合
但當夜晚來臨
眾人陷入沈睡
我們無休無止地行走在鋼索
我們練習
是的
雖然我們之中有些人墜落

但我仍想告訴他們
這些所有的廢話
僅僅只是碎片的殘骸
當我們終於決定打破所有我們所曾經認為相信的一切
和我們曾經身為的一切
如果你無法看見自己的美麗
那麼去買把新鏡子!
更仔細地看!
看更久一點!
因為在你體內總有某種能量
使你願意永不妥協地去努力
儘管無數其他人逼迫你放棄
你在你破碎的心臟裹上石膏
自己在上面寫下
你寫著
「他們都錯了」
或許只因為你不屬於一個群體或黨派
或許他們找你碴只因為你是班上籃球打得最不好的或者某科成績比較差
或許你已經習慣了帶著淤青和斷齒
展示這些傷口但並不真正談及你所承受的對待
因為你怎麼有辦法穩當站立於地面之上
當所有你身邊的人都想要將你活埋其下
你必須相信他們都錯了!

他們必須是錯誤的一方

否則我們怎麼會到現在都還活得好好的呢?
成長的過程中我們學會把快樂建築在犧牲者與受害者的痛苦上
因為在他們的遭遇中我們看見了和自己相似的部份
我們紮根茁壯於一個信念
我們不該被那些惡意嘲諷的綽號所定義 我們並非報廢拋錨擱淺於高速公路上空無一人的轎車
即使或許在某些方面我們真的是也罷
不用擔心
我們可以步行離開前去尋找並取得汽油
我們是榮譽畢業於
「我們終於做到了」班級的畢業生
而不是褪色空洞的回音不斷吶喊著
惡意綽號不會造成我們的傷害

因為實際上
它們的確造成了傷害

但我們的人生將永遠
持續作為
一個不斷平衡的動態
不再關於過去的痛苦
而是更多留下的美麗。


註1. 啄序(英語:Pecking order)或啄食順序或啄食次序指群居動物通過爭鬥取得社群地位的階層化及支配等級區分現象,最早由挪威的動物學家埃貝觀察雞群行為所發現並命名,並在1927年引入英文文獻。[1] 在雞群中,社會等級高的有進食優先權,若有地位較低違反此原則,將會被啄咬警告,因此被稱為啄序。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5%84%E5%BA%8F 維基百科頁面


/   / 翻譯
评论

© Technology Irony2016 | Powered by LOFTER